北京时间:2022年01月29日 温哥华时间:2022年01月29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财富 | 正文


谢家华之死:从Zappos卸任后深陷酒精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20-12-11 10:22:00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电商网站Zappos(Zappos.com Inc.)联合创始人谢家华(Tony Hsieh)11月因房屋火灾受伤去世。大约在谢家华出事两周前,他在拉斯维加斯的一位挚友接到了一通电话。

这名挚友名叫菲利普·普莱斯蒂纳(Philip Plastina),是一个电子舞曲乐团的创办人。十多年来,谢家华举办的派对和现场活动中时常能看到这个乐团的演出。在电话中,对方告诉普莱斯蒂纳:“托尼(译者注:谢家华英文名)有麻烦了。”

谢家华在美国是备受赞誉的科技界企业家,他今年从拉斯维加斯搬到了犹他州的帕克城。此后,由于疫情的原因,普莱斯蒂纳就再也没有见过他。打来电话的人称谢家华显露出种种避世的倾向,同时深陷毒品和酒精的漩涡,因此他恳请普莱斯蒂纳即刻动身前往帕克城,希望他能帮助谢家华摆脱困境。

普莱斯蒂纳说他给谢家华的两个手机号码都发了短信,又发了数封电子邮件,却都石沉大海。他始终没能联系上谢家华。

谢家华于11月27日去世,终年46岁。在他去世九天前,曾有消防人员接到报警,去过他位于康涅狄格州新伦敦的一处住所。康涅狄格州的法医裁定他死于意外事故。消防部门正在调查火灾原因。

围绕谢家华死亡的具体情况,仍有不少疑团。他的许多好友表示,这次事件可以说是他半年多以来持续自毁的终结。谢家华与他人一起联合创立了Zappos网站,让大众享受到网上购鞋的便利。他出版过一本畅销书《奉上幸福》,书中描述了Zappos的企业文化。朋友们说,今年他过得很痛苦。

谢家华执掌Zappos十多年后,以超过10亿美元的价格将公司出售给了亚马逊。今年8月,他从Zappos首席执行官一职退任。

2014年3月,谢家华在凯撒宫酒店举行的美国国家影院业主协会大会上发言。

谢家华常说派对是他工作和生活的核心要素。据知情人士称,退任之后,疫情隔离加剧了他的孤独感,他对酒精愈发依赖,还开始尝试“迷幻蘑菇”和摇头丸等毒品。

谢家华日益荒唐的极端行径远不止以上种种。朋友们说,他长期以来就痴迷于火,近来更是一发不可收拾。一名房产中介把帕克城的一处豪宅卖给谢家华后不久登门造访,据他估计,谢家华在屋里放了1,000支蜡烛。

一位朋友称,谢家华开始沉迷于挑战自己的生理极限:他刻意断食,体重掉到不足100磅;故意憋尿、降低身体吸入氧气的数量,还吸起了能引发缺氧的一氧化二氮。

谢家华的好友们表示,他逐渐疏远了旧金山湾区和拉斯维加斯的老友及家人,一群新朋友包围着他,纵容他的行为,其中不乏从拉斯维加斯搬到帕克城的Zappos前雇员,他们利用谢家华,住他的房子,从他那里拿薪水,却几乎什么也不用干。

菲利普·普莱斯蒂纳和谢家华。

“他的一切都在分崩离析。”普莱斯蒂纳如是说。

有迹象表明,谢家华其实明白自己出了问题。就在火灾发生前一天,他还计划前往夏威夷一家治疗毒瘾的康复机构登记入住。据知情人士透露,谢家华在康州新伦敦时,与他在一起的有他交往多年的女友、Zappos前高管瑞秋·布朗(Rachael Brown),以及他的弟弟安迪·谢(Andy Hsieh)。

知情人士称,谢家华曾说要去房子边上的一间棚屋待着,还让人每过五分钟去查看一下他的情况。友人称,谢家华把一个加热器带进了棚屋,用来降低氧气含量。

目前尚不清楚是什么原因引发了火灾。房里的其他人想救他出来,但未能成功。有人听到急救人员告诉其他人,谢家华被困在里面。验尸官称,谢家华死于吸入浓烟引起的并发症。

在担任企业管理者的20余年里,谢家华的商业生涯堪称非同寻常,备受各界关注,很多人都在研究他的方法。他重新定义了客户服务,试图以一己之力重振拉斯维加斯市中心的面貌,并挑战了企业内部惯有的等级制度。

在Zappos公司,谢家华热情鼓励员工施展个性,在这家几乎没有官僚作风束缚的公司里拓展自身角色,员工们也乐在其中。

谢家华虽然性格内敛,内心深处却有想把人聚在一起的热望,很愿意在朋友身上花钱花时间。一名友人曾以儿童文学作家谢尔·希尔弗斯坦(Shel Silverstein)的作品《爱心树》(The Giving Tree) 来形容谢家华。在这本书中,爱心树把自己的每一部分都送给了她爱的小男孩,不索取任何回报。

谢家华的友人和前同事称,谢家华把个人生活与事业融为一体,寻求与同事的精神统一,更多地是为了实现个人梦想,追求新奇的感觉,而不是为了积累财富。他这种对待人生的方式为他带来了无数财富,吸引了诸多崇拜者,但同时也造成了他人生最后的悲剧结局。

谢家华在加州马林县长大,父母都是台湾人。20多岁时,他就把自己创立的第一家名叫“链接交换”(LinkExchange)的互联网广告服务公司以2.65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微软(Microsoft Corp.)。

次年,谢家华投资了一家公司,也就是后来的Zappos。他带领公司挺过了互联网泡沫破灭的危机,自己担任了公司的首席执行官。2009年,亚马逊以超过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Zappos,而公司仍旧由谢家华来领导。

谢家华将Zappos总部迁至拉斯维加斯,并投资3.5亿美元振兴拉斯维加斯市中心的一些区域,这笔投资包括餐馆、零售场所和一只2012年创立的科技创业基金,他因此深受当地民众爱戴。

谢家华在Zappos从不奉行等级制度,他会安排一些诸如“趣味工程师”之类头衔给员工。

现任拉斯维加斯内华达大学(University of Nevada)神经科学教授的马克·瓜达格利(Mark Guadagnoli)曾经离开学术界去Zappos工作过几年,谢家华给他安排的头衔是“动物园管理员”。瓜达格利曾负责创建公司的文化培训中心Zappos大学。

瓜达格利与谢家华一直保持着朋友关系,他回忆说,要是公司里的人把谢家华的办公区域叫作“总裁区”,他就会生气。

瓜达格利说,他就开始把这块区域叫作“猴区”,谢家华很喜欢这个称呼,还让人在周围拉上伪装网,上面挂了许多猴子和其他动物的毛绒玩具。

“他对有趣的笑话非常感兴趣。”瓜达格利说。瓜达格利回忆自己曾说了一句逗乐的话,说完自己笑了。他记得谢家华评论说:“你要是不笑的话就更有趣了。”

有一次,谢家华在他位于旧金山的3,500平方英尺Loft公寓举办新年派对。他租了一台烟雾机,结果触发了火灾报警器。两辆消防车驶来后,谢家华不得不道歉。

不管在公司还是在家里,从旧金山到拉斯维加斯再到帕克城,谢家华一直热衷于开派对,喜欢找大家来喝酒。

谢家华在《奉上幸福》一书中写道,喝灰雁伏特加是他们公司的传统。他在2014年接受《花花公子》(Playboy)杂志采访时表示,他在写这本书时曾靠伏特加泡过的咖啡豆提神。朋友们说,谢家华有段时间沉迷于意大利利口酒Fernet。

“归根结底,能够享受人生才是真正的幸福。”他在2010年出版的这本自传中写道。

谢家华还在书中写到,Zappos的企业文化就是追求情趣。他在书中写道:“想开派对的时候就开,想干活的时候就干。”

Zappos发言人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表示,公司“致力于为全体员工提供安全、有趣的工作环境。作为工作的一部分,所有员工都必须仔细阅读我们的行为准则,其中包括团队聚会和公司职能指南。”

瓜达格利称谢家华在自己身上做了许多实验,包括每天只睡四小时,在一天内攀登南加州最高的三座山。

他还尝试过一种26天饮食法,第一天只吃以字母A开头的食物,然后按照字母表顺序一个个吃下去。某些字母日他可以尽情多吃一些。不过,他的一位朋友保罗 · 卡尔(Paul Carr)表示,到了第26天“Z”日的时候,他几乎就什么都不吃。

1999年,谢家华在一个仓库里参加了一场锐舞派对,体验到了其中的乐趣。

“我通常是人群中最有逻辑、最理智的那类人,却意外被那排山倒海的灵性所感染了。”他在书中写道,“个人意识似乎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统一的群体意识。”

谢家华是内华达沙漠“火人祭”(Burning Man)音乐节的常客,他将音乐节上获得的一些艺术灵感带到了拉斯维加斯市中心。他在拉斯维加斯有个开发项目“集装箱公园”(Container Park),里面的商店都开在一堆堆改装过的集装箱内,公园外立着一只40英尺长的喷火螳螂。

在一次年度活动中,谢家华看到了一个名为“舞蹈宇航员”的电子舞曲乐团的表演。乐团负责人普莱斯蒂纳表示,谢家华从此喜欢上了他们团队,坚持把他们纳入自己振兴拉斯维加斯计划中。为了实现谢家华的愿景,十年前普莱斯蒂纳离开加州,前往拉斯维加斯。

谢家华穿着自己的宇航服加入了“舞蹈宇航员” ,这个乐团成了拉斯维加斯每月一次的“第一个星期五”艺术节的常客。他们还在谢家华自建社区的定期聚会上表演,社区里有许多房车和微型住宅,其中就有谢家华住的清风房车(Airstream)。

这个被朋友们称为房车公园的社区里还有一个火坑和一个舞台。谢家华的宠物羊驼马利常在社区里四处游荡。

据知情人士称,谢家华为朋友购置房子、公寓和餐厅。“他为别人建造温室,让他们做自己,自由生活。”协助谢家华创作自传的好友简·林(Jenn Lim)说。简·林是一家咨询培训公司的负责人,他的公司也奉行谢家华的管理哲学。

据知情人士透露,今年早些时候,谢家华开始购置远离拉斯维加斯、位于犹他州度假胜地帕克城的房产,他的目的与当时在拉斯维加斯的时候相似,也是改造当地市中心区域。

代表卖家的房产中介保罗·本森(Paul Benson)称,中心建筑是一栋占地17,350平方英尺的豪宅,售价约1,600万美元,还附带一个私家湖泊。

谢家华在帕克城的豪宅。

他还在当地购置了供客人居住的公寓,并开始低调投资一些本地企业。

本森说,谢家华对这栋豪宅可谓一见钟情,第一次去看过之后,就让卖家一家不要回来了,他要立即入住。

卖家同意了。在本森看来,谢家华身边总围绕着一群人,而买房子似乎也是一个集体的决定。

“托尼当然是领军人物,但肯定有一群人说他们是为了托尼搬到帕克城,他们说托尼慷慨大方,他们的家庭和人生都少不了他,要跟着他去帕克城。”本森说。

本森称,后来他为了帮卖家取回物品再度登门拜访,在房子里看到一大堆蜡烛,谢家华向他解释说,这些蜡烛代表着更为简约时代的生活。

谢家华曾提议,自己出钱,让朋友们搬到帕克城,到他投资的公司或其他城市发展岗位工作,但具体工作内容却模糊不清。据和他关系密切的人士透露,有的人拿着他发的工资,却几乎什么都不干,住在他家里,怂恿他吸毒酗酒。

谢家华租了豪华旅游巴士接朋友去他的社区。音乐人大卫 · 佩里科(David Perrico)表示,8月,他和他的流行弦乐团成员应谢家华女友、乐队大提琴手布朗的邀请,乘坐了其中一辆巴士。布朗未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谢家华曾经住在拉斯维加斯的房车社区里。

佩里科称,他当时住在一个公寓里,还参观了谢家华的豪宅,与其他乐手一起演出。他当时以为,日后可能还会来到这里,在谢家华振兴帕克城蓝图中的某个场地演出,结果也只和谢家华匆匆见了一面。

朋友们表示,谢家华不太适应一对一的环境,而疫情一来,他的许多社交活动都无法开展,他吸毒吸得更厉害了。

在拉斯维加斯和Zappos,谢家华身边总是有一群比较强势的朋友,他们会质疑他的宏伟想法,阻止他那些没有意义的计划。一位密友说,在帕克城,谢家华周围的人只会对他言听计从。

今年春天,一名治疗师给谢家华推荐了“数字戒毒”疗法,从那以后,他与一些老朋友日益疏远,大家很难联系上他。7月初,有个朋友跟他用FaceTime视频,发现他看上去状态不佳。

据知情人士透露,8月,谢家华的父亲、弟弟安迪和几位朋友正计划进行干预,为他安排专业帮助。

朋友们表示,8月份谢家华从Zappos退任之后,堕落倾向更为严重。普莱斯蒂纳等人表示,在谢家华生命的最后几周中,他们试图联系他,但没有成功。

11月18日凌晨3点34分,消防队员赶到新伦敦一栋着火的三层海景房。根据急救人员的无线电录音,一名急救人员说一名男子被困在里面。有部分消防员和调度员称受害者被困住了。

但也有人的描述略有不同。“那个男的困在里面。”此人在无线电中说,“他不应门。其他人都在房子外面。他们在想办法让他开门。”

谢家华的遗产可能价值数亿美元。一份法庭文件显示,谢家华的家属称谢家华生前没有留下财产处置方案。12月6日,拉斯维加斯的一名法官任命谢家华的父亲理查德(Richard)和弟弟安德鲁(Andrew)为特别管理人和法律代表,他们认为谢家华的个人和商业事务需要立即给予关注,以防止财产流失。

谢家华的家属发表了一份书面声明,称他们不会评论谢家华生活与事业的具体事宜。他们说:“非常感谢所有人在托尼去世后表达的爱与尊重。我们很清楚,他对全世界无数人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家属表示,他们打算继续传播谢家华生前的信念,即通过有意义的生活经验探寻乐趣,启发和帮助他人,以及最重要的是传递幸福。

(华尔街日报)







疫情让年轻人都宅在家里,欢迎加入单身俱乐部和单身青年家长俱乐部,幸福就在眼前,抓住就是机会!加微信vanlights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