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21年12月03日 温哥华时间:2021年12月02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 | 正文


突破性感染:新冠疫苗效力减弱会导致什么后果?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21-10-18 09:29:28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什么是突破性感染?推高突破性感染的主要因素都有哪些?我们是否需要担心?

有关突破性感染,BBC中文梳理你可能想了解的几个问题.

越来越多迹象显示,新冠疫苗提供的免疫保护在完成接种4-6个月后明显减弱,突破性感染和抗体衰减案例增多,引发对疫苗长期有效性的疑虑,也助燃了是否应该推广疫苗加强剂的辩论。

突破性感染指什么?是否需要焦虑担忧?疫苗加强剂有没有必要?

什么是突破性感染?

接种疫苗的目的是有效预防感染、重症和死亡,但任何疫苗都不可能提供100%免疫保护。大多数感染COVID-19的人都未接种疫苗。

全剂量接种疫苗后的感染称为突破性感染。

关于突破性感染,目前科学家可以确定两点:1)与未接种疫苗并感染新冠病毒的人相比,全剂量接种后出现突破性感染的人患重症的可能性更小,住院或死亡的可能性小得多;2)出现疫苗突破性感染的人可能具有传染性。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 数据显示,接种疫苗者感染新冠的可能性比不接种者低8倍,重症住院或死亡的可能性低25倍。

英国已有数据显示,全剂量接种疫苗者每500人里出现1例突破性感染病例。

需要注意的是,目前的统计数据相当大一部分来自最早接种疫苗的群体,而这个群体在许多国家都是老年人和有基础疾病的人,他们的自身免疫力相对较低,疫苗在他们体内激发的免疫机制较弱,疫苗效力最早开始减弱,另外还要考虑变异毒株的威胁。

这些因素都可能推高这个群体的突破性感染病例数据。

推高突破性感染的主要因素有哪些?

英国东安格利亚大学(东英吉利大学)医学院学者发表研究结果指出,影响疫苗效力强弱,或者说可能推高突破性感染风险的因素主要有四个:疫苗种类、完成接种的时间、变异毒株和自身免疫系统。

疫苗种类 —— 决定相对风险下降率(RRR,相对风险差)不同;RRR用来衡量未接种疫苗的感染风险和接种疫苗后的感染风险。英国临床数据显示几种主要疫苗降低感染风险的程度是辉瑞95%,莫德纳94%、阿斯利康70%、强生66%。另有数据显示阿斯利康两剂接种间隔时间如果延长,感染风险下降率会提高到81%。

变异毒株—— 这是一个重要变量。研发疫苗时采用病毒的原始版本,变异毒株是否会、可能在多大程度尚削弱疫苗效力,不同变异株情况各异,目前数据有限,仍在跟踪监测。

英格兰公共医疗保健机构初步数据显示,Alpha变异毒株使辉瑞疫苗减少感染风险的程度从95%降到93%,Delta变异株使之降到88%。COVID Symptom Study 的数据于此相似:完成两剂辉瑞疫苗接种后2-4周内,感染Delta变异株出现病症的几率减少87%,4-5个月之后降到77%。

自身免疫系统 —— 决定感染风险程度的关键因素之一。自身免疫力强弱与年龄和基础健康状况直接相关,也跟接种疫苗后激发自身免疫机制的程度、疫苗效力递减速度直接相关。

时效性 —— 疫苗的保护效力会随时间推移减弱,围绕是否应该接种加强剂的辩论升级。世界多国已经开始大范围接种疫苗加强剂。

大规模普及接种疫苗开始不到一年,因此完成全剂量接种至少6个月之后免疫保护程度的数据现在仍有限,难以据此推测接种超过半年后疫苗效力的减弱程度。

全球最早普及接种的国家已经、或即将开始加强剂注射。

疫苗效力减弱是否值得担忧?

加强剂也经常被称为“第三针”,因为现在大部分疫苗接种需注射二剂,但“第三针”不同于疫苗混搭接种,虽然两者有部分重叠。后者更多是指已接种疫苗之后再注射另一种疫苗以期增强免疫保护,以及其他形式的混搭。

但是,疫苗效力减弱究竟是否值得担忧焦虑?

曼彻斯特大学生物医学教授希纳·柯鲁科尚克(Sheena Cruickshank)认为,回答这个问题前应该先确定接种疫苗的目的,并了解疫苗如何提供保护。

她在学术交流网站The Conversation 上撰文指出,接种疫苗的最主要目的是预防病毒感染引发重症或导致死亡,疫苗提供的免疫保护由三部分组成:抗体、T细胞和免疫记忆。

目的、机制和效力

抗体只是有效免疫反应的衡量指标之一。免疫保护的另外两个核心组成部分:杀病毒的T淋巴细胞和免疫记忆;只有免疫记忆才能启动自身免疫系统自动识别并迅速产生T淋巴细胞,以及生产抗体的B细胞。

研究显示,T细胞和免疫记忆这两方面没有衰退减弱现象。

柯鲁科尚克认为,对此有一种解释,那就是随着时间推移,有些人体内的抗体减少,不足以完全防止感染,但仍足以杀死入侵病毒。也就是说,疫苗能够减轻病毒带来的伤害或减轻症状。

而已有数据证明,在预防重症或死亡这个接种疫苗最主要目标问题上,疫苗仍高度有效,且可持续数月。

以色列实时数据显示,40-59岁年龄段接种疫苗四个月后,对需住院治疗的新冠重症的保护率为98%,六个月后降到94%;60岁以上年龄组疫苗的数据分别是91%和86%,两个年龄组的这一差别原因仍在调查,据推测,可能包括老年人自身免疫系统被疫苗激发的免疫反应较弱,以及德尔塔变异毒株带来的新挑战。

英国和美国有数据支持这个观点。

疫苗“第三针”:道义、科学、必要性?

首先需要明确的一个问题是,包括英国在内的多国政府正在推行的加强剂是否确实足以为最弱群体提供长期的、更高效的免疫保护?

这个问题现在学术界没有共识,也没有足够的数据给出足够肯定的答案。

理论上讲,是否有必要取决于“第三针”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增强免疫保护,达到这个效果需要付出什么成本 — 效力和效率。

道义层面的争议涉及“疫苗公平”和贫富不均。在效果有待实践检验的"加强剂"接种计划和帮助穷国提高接种率之间如何取舍?

世卫组织流行病学家麦克·莱恩(Mike Ryan)比喻有些国家民众开始第三针疫苗接种,有些国家大部分民众还没有打第一针,就像把救生衣抛给已经穿着救生衣的人,而任由那些没有救生衣的人听天由命。

在发达国家即使普及加强剂和青少年接种计划也能保证疫苗供应充足的情况下,是否应该向那些全国第一剂接种率不到2%的国家伸出援手?如果不出手相助,疫情扩散,受害的显然不光是那些国家。

“确实必要”还是“以防万一”?

根据医药科研专业交流网站medrxiv.org的资料,一项研究显示辉瑞疫苗接种4个月后提供的保护从96%降到84%;以色列数据显示60岁以上在2021年3月打了第二针疫苗的人获得的保护是1月份打完两针的人的1.6倍,但其他年龄组的数据难以得出如此清晰的判断;对莫德纳疫苗效力的跟踪研究显示,绝大多数人接种6个月后体内的功能抗体仍在继续发挥作用,但对beta变异毒株的抵抗力逐渐减弱。

该网站汇集的是未经同行评估的数据和研究成果供同行交流、参考和评估。

传染性和毒性更强的变异毒株,如德尔塔、拉姆达等,是“第三针”主张背后的主要动力之一。

美国CDC和其他来源的数据显示,德尔塔毒株的传染性是原始毒株的一倍,但接种疫苗的人感染后传染期会缩短。以色列两项研究表明,第三剂辉瑞可显著提高对 60 岁及以上人群避免感染和重症的免疫效力。辉瑞和莫德纳的其他研究也得出相似的结论。

不赞成“第三针”的主要论点是它没有科学依据,更多出于“以防外一”的心理。

伦敦大学学院资深研究员奥克萨娜·派奇克(Oksana Pyzik)对BBC表示,没有证据表明加强剂有效或有必要。

她说:“目前没有数据表明免疫保护在逐渐减弱,但早期数据显示对轻度感染的保护在降低,不涉及重症。”

英国研究人员发现,接种两剂辉瑞和阿斯利康提供的保护作用在6个月后开始减弱,但不等于说疫苗无效,实际上疫苗仍可以提供高效保护,包括对德尔塔毒株的免疫保护。英国新冠信息汇总网站Zoe Covid 数据显示,两剂辉瑞接种提供的免疫保护从一个月后的 88% 下降到5-6个月后的 74%。阿斯利康疫苗的免疫保护在接种后4-5个月内从77%降 到67%。

有明确的证据表明,曾经感染过新冠而没有接种过任何疫苗的成年人如果接种了疫苗,他们的免疫力会更强。

问题是,接种过疫苗的成年人是否需要加强剂?还是在日常环境里接触病毒就足以增强免疫力?未成年人呢?不接种疫苗,单单“自然接触病毒”是否足以获得免疫?

没有多少数据可赖以做出判断。

英国政府新冠疫苗顾问亚当·芬恩教授(Adam Finn)表示,疫苗效力逐渐减弱是正常的,意料之中的。他认为接种疫苗获得免疫保护是必须的。但是否所有的人都需要打加强针则是另一个问题。

一种意见认为,现在许多人曾感染过新冠病毒,也接种了疫苗,已经具有更多免疫力,效果跟加强剂相似。

同样,儿童长期新冠症状和成年患者焦虑对器官和健康状况的影响,也需要一定时间的数据积累才能得出结论。

不单纯是道义问题

反对“第三针”的学者中,不乏赞成将来更合适的时候推广加强剂。

合适的时机,应该是全球疫苗接种率达到足够的程度,疫苗供应“贫富差距”缩小到可以接受的程度。

芬恩教授认为,部分国家“过度接种”而部分国家没有疫苗接种“不只是不公平,更是愚蠢”。

有可能将来大规模接种“第三针”的必要性会逐渐显著、增强,但肯定不是现在。

除了道义方面的考虑,还有接种效率和疫情防控方面的因素。

从全球范围来看,疫苗接种的“厚此薄彼”并非明智选择,因为即使通过普及加强剂实现“一方净土”,只要病毒还在低接种率地区肆意繁衍、变异,跨地域传播、“零感染”地区疫情反复的风险始终存在,而风险控制的成本难以降低。

他说:“全球普及接种拖延越久,出现对疫苗具有更强抵抗力、繁衍传播能力更强的病毒变异毒株的机率就越大。”

如果所有高收入国家50岁以上人群都接受第三针疫苗加强剂,需要增加10亿剂疫苗供应。

与此同时,布隆迪和厄立特里亚还没有开始接种疫苗,刚果民主共和国只有占人口0.01%的人完全接种疫苗,坦桑尼亚是0.37%,尼日利亚0.69%。

完成疫苗接种的成年人占人口比例在埃及和越南是2%左右,非洲不到2.5%。

随着时间推移,大规模接种疫苗并不足以完全控制病毒传播这个事实日益明显。

学术界和社会各界已经达成的一个共识是,至少在最近的将来,接种疫苗的同时,个人、社区、国家等各个层面的防疫措施也不可或缺。

哪些国家开始加强剂接种?

以色列是第一个启动大规模加强剂接种的国家,2021年7月30日起,40岁以上第二剂接种至少5个月之后可以打第三针。

美国:完成莫德纳、辉瑞两剂接种超过8个月的人,不分年龄,也不论是否有基础疾患,都可以打第三针。

英国:9月起为约3000万人口提供加强剂,对象是50岁以上者、有健康问题的年轻人和工一线医护。

法国和德国:9月启动加强剂大规模接种计划。

迪拜:打完第二针6个月之后可以打第三针加强剂,高危人群3个月后就可以打第三针。

智利、乌拉圭和柬埔寨:接种了国药或科兴疫苗的人可以打加强针,按年龄和基础健康状况排序。

泰国和印尼:向已经接种科兴疫苗的医护人员提供加强剂。

(BBC中文)







疫情让年轻人都宅在家里,欢迎加入单身俱乐部和单身青年家长俱乐部,幸福就在眼前,抓住就是机会!加微信vanlights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