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24年05月29日 温哥华时间:2024年05月29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财富 | 正文


传记作家如何帮助马斯克造神?别那么较真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23-10-07 07:33:00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早在沃尔特·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的新书《埃隆·马斯克传》(Elon Musk)出版前,麻烦似乎就开始了!

CNN评论了这部传记中的一段摘录,称马斯克关闭了SpaceX的卫星网络星链,以防止“乌克兰偷袭”俄罗斯海军。《华盛顿邮报》随后发表了这篇文章的摘录,艾萨克森在其中声称,马斯克实际上是出于个人的一时兴起而停止了一场军事攻势。

对许多人来说,需要确定这段话的来源。毕竟任何长期跟踪报道马斯克的人都必须意识到的一件事,那就是他喜欢说滑稽的谎言。举例来说:

1.特斯拉私有化?2018年,马斯克曾宣称要把特斯拉私有化,并且“资金已经到位”,然而事实上,这根本不是真的。

2.不再出售特斯拉股票?2022年4月,马斯克出售了大量特斯拉股票,并表示没有出售更多股票的计划。然而,他随后在2022年8月再次大量售卖股票,尽管当时他表示已经完成了特斯拉股票的出售计划。2022年11月,他又出售了更多股票。

3.特斯拉和比特币。还记得马斯克说过的一句话吗?“我可能会出手,但我不会抛售。”然后,特斯拉卖掉了75%的比特币。

4.伪造2016年Autopilot演示视频?特斯拉的自动驾驶软件主管在证词中表示,在演示视频中,尽管视频标题是“自动驾驶汽车”,但实验汽车实际上并不是自动驾驶的,而马斯克本人事前知情。

5.特斯拉的电池将是可更换的?电动汽车只需要更换电池即可,比加油要快得多。

6.特斯拉汽车可能会飞起来?马斯克真的曾说过,要把汽车后座换成推进器,记者们花了很多时间试图弄清楚这到底代表什么意思。

关注马斯克的言行一段时间后,你会发现,他自我吹嘘的言论通常距离成为现实都相当遥远。马斯克预言了很多东西!有些是夸夸其谈,有些根本不是真的。

艾萨克森在这本670页的传记中深入了解了主人公,问题是这个人是马斯克。他在2011年承诺要在三年内把我们送上太空,但实际上,SpaceX的首批宇航员是在近十年后才进入轨道的。当然,这本传记的吸引力在于获取更多内幕信息,但获取信息也给了马斯克很多推销自己神话的机会。

准备工作没做足,艾萨克森发文更正

当我们打开马斯克的传记时,都想知道艾萨克森是否提前做足了功课。我做的第一件事是翻到后面,作者列出了乌克兰事件的消息来源,它们包括对马斯克、SpaceX总裁格温·肖特威尔(Gwynne Shotwell)以及马斯克的保镖贾里德·伯查尔(Jared Birchall)的采访, SpaceX星链运营总监劳伦·德雷尔(Lauren Dreyer)的电子邮件以及乌克兰副总理米哈伊洛·费多罗夫(Mykhailo Fedorov)的短信,均“由马斯克提供”。其他消息来源是新闻报道,其中一篇是关于SpaceX限制乌克兰使用无人机的。然而,关键的是,这篇文章没有提到乌克兰的潜艇。相反,它主要是关于飞行器的。

艾萨克森在书中写道:“从晚上一直到深夜,马斯克始终亲自掌控着局面。他总结道,允许使用星链进行攻击可能会给世界带来灾难。因此,他秘密地告诉手下的工程师,关闭克里米亚海岸100公里范围内的信号覆盖。结果,当乌克兰无人潜艇靠近位于塞瓦斯托波尔的俄罗斯舰队时,它们失去了网络连接支持,并被冲上岸,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最后那句话很吸引人,不是吗?在艾萨克森列出的作为本章资料来源的任何新闻文章中,我都找不到支持这一观点的证据。英国《金融时报》的一篇报道证实,在乌克兰对抗俄罗斯的过程中,星链出现了数次中断,但没有提到无人驾驶潜艇被冲上岸的事情。《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证实,马斯克不想让星链支持无人机,但也没有提到无人潜艇。

这段话的可能来源是什么?在下一段中,艾萨克森引用了费多罗夫的短信,他“秘密地与他马斯克分享了无人潜艇对乌克兰人至关重要的细节”。我想现在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马斯克在推特上反驳了艾萨克森的说法:“SpaceX没有停用任何东西,政府紧急要求启动通往塞瓦斯托波尔的星链,如果我同意了他们的要求,那么SpaceX将明显是一场重大战争行为和冲突升级的同谋。”但马斯克没有具体说明是哪国政府。

艾萨克森立刻妥协了,他回复道:“澄清一下星链的问题:乌克兰人以为星链的信号可以一直覆盖到克里米亚,但事实并非如此。他们要求马斯克为他们的无人潜艇攻击俄罗斯舰队启用星链。但马斯克没有启用,因为他认为,这可能会引发一场大规模战争。”

这份声明混淆了正在发生的事情:艾萨克森是在说他的书出错了吗?当然,这就是他的意思,因为“未来的版本将会通过更新”来纠正它。但无论如何,《华盛顿邮报》对其摘录进行了更正。“乌克兰人的想法”,到底指哪些乌克兰人,艾萨克森又是怎么知道他们的想法的?

在艾萨克森列出的消息来源中,我们只看到一条乌克兰人的短信,出于外交目的,他可能隐瞒了他所知道的真相。“他们要求马斯克为他们的无人攻击启用星链”,这与书中给出的说法完全不同,书中说马斯克关闭了现有的覆盖范围,而不是批准扩大覆盖范围。这里的消息来源可能是什么?当然,最后一句话——“马斯克没有启用它,因为他认为,这可能会导致一场重大战争”,似乎有拍马屁之嫌。

两个不靠谱的叙述者:艾萨克森和马斯克本人

艾萨克森在另一条推文中进一步“澄清”。他在推特上写道:“根据我与马斯克的谈话,我错误地认为,不允许使用星链攻击克里米亚的政策是在乌克兰试图偷袭的那天晚上决定的。但马斯克说,这项政策早些时候已经实施了,只是乌克兰人不知道,那天晚上他只是重申了这项政策。”

有一个方法可以找出真相,那就是采访更多的消息来源,包括乌克兰和美国军方的消息来源。但艾萨克森没有选择这么做,马斯克的话对他来说已经足够好了。因此,当马斯克对这种描述提出异议时,艾萨克森立刻转变立场。

我们关注这部分内容,主要因为它突出了艾萨克森传记的一个主要问题。我们面对的不是一个,而是两个不可靠的叙述者:马斯克和艾萨克森本人。毕竟,就在发表澄清声明之前,艾萨克森还在和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大卫·波格(David Pogue)一起参观SpaceX的工厂,并宣传他的新书。

艾萨克森写的是一种特殊的传记。他甚至还写过更多的天才传记,包括本杰明·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列奥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阿尔伯特·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还有已故苹果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

艾萨克森已经形成了为重要人物写传记的固定模式,他现在处于某种“造王者”的地位。为了保持这种模式,他将自己描述的每个人都贴上了天才的标签。

保持马斯克神话完整的一个方法就是不去核查事实。在这部传记的前三段,艾萨克森描述了马斯克参加的一个野外生存训练营,在那里“每隔几年,就会有一个孩子死去”。这是一个惊人的描述!如果你翻看注释部分,想看看艾萨克森是否采访过马斯克的同学,就会发现他没有,也没有新闻报道支持这一说法。那么来源到底是什么呢?据推测,可能是马斯克家族的一个或多个成员。

可以说,整个马斯克家族都有兴趣把马斯克描绘成一个异常强硬的人,并把他艰难的童年作为他持续不良行为的借口。结果就出现了一些奇怪的选择。

艾萨克森写道,“如果有人错误地暗示他的成功是因为继承了财富,或者声称他不配被称为他帮助创办公司的创始人,他就会勃然大怒。”因为艾萨克森早些时候详细描述了马斯克的父亲埃罗尔·马斯克(Errol Musk)给马斯克及其弟弟金巴尔·马斯克(Kimbal Musk)“2.8万美元,外加他花500美元买的一辆破车”,帮助他们创办了Zip2。马斯克的母亲梅耶(Maye)也捐了1万美元,“让他们用她的信用卡,因为他们自己的还没有获得批准”。当然,马斯克是用家族资金起家的,问题是关于“继承财富”的含义?

多年来获得大量政府补贴,贝索斯羡慕不已

这是另一个奇怪的选择。艾萨克斯写道:“多年来,对特斯拉的一个批评是,该公司在2009年得到了政府的‘救助’或‘补贴’。”这并不完全正确。多年来,人们一直批评特斯拉从州、联邦和地方政府那里获得了大量援助,有时在这个过程中欺骗了他们,

就像布法罗超级工厂所证明的那样。据估计,仅特斯拉一家公司就从州和地方政府获得了超过30亿美元的贷款和补贴。虽然艾萨克森详细描述了特斯拉从美国能源部获得的4.65亿美元贷款,但他跳过了马斯克多年来获得的所有其他帮助,这些帮助让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等人嫉妒不已。

然后是对马斯克的大脑植入公司Neuralink的描述:“Neuralink的想法受到科幻小说的启发,尤其是伊恩·班克斯(Iain Banks)的太空旅《文化》(Culture)行小说。”也许是这样,但有一个真实的科学事实:早在2006年,脑机接口就被植入了人类体内,艾萨克森没有提到这一点。这个想法当然不是马斯克想出来的,因为脑机接口的概念早已经存在。艾萨克森也没有提及有关Neuralink测试对象的可怕指控。

但我想说的是真正的大问题:马斯克的政治。这是艾萨克森反复提及的主题,他的观点令人困惑。

马斯克对纳税人资助的依赖在这里发挥了作用,他经常以有利于他在得克萨斯州的方式捐赠,他在那里有大量的业务。所以,当马斯克在过去20年里向政客们捐赠了100多万美元时,写一句“马斯克从来都不太关心政治”就很奇怪了。

现在,我个人认为马斯克是一个政治虚无主义者,为了得到纳税人的钱,他愿意说任何他们想听的话。但不可否认的是,他花了几十年的时间与自由主义者、极右翼者交朋友,其中最著名的是彼得·蒂尔(Peter Thiel)和大卫·萨克斯(David Sacks)。

这些长期存在的右翼关系掩盖了艾萨克森提出的观点,即马斯克转向右翼的真正原因是他的女儿珍娜(Jenna)。我发现这本书的这些部分很难读懂,因为它们本质上相当于受害者的指责。按照艾萨克森的说法,“珍娜的愤怒让马斯克对亿万富翁的反弹非常敏感。”2020年,她不再和父亲说话,在没有告诉父亲的情况下完成了变性。

当马斯克在2020年发推文说“吃下红色药丸”时,艾萨克森指出,这句话指的是《黑客帝国》,但他没有补充说,《黑客帝国》是由两个后来成为变性人的人制作的电影。事实上,《黑客帝国》本身就是一个变性人的故事。在90年代,处方雌激素就是一种红色药丸。对于一个试图写伟人传记的传记作家来说,这有点麻烦。

同样,艾萨克森也忽略了种族问题,他没有提及马斯克年轻时遇到的种族隔离。这是一个奇怪的遗漏,因为马斯克的外祖父约书亚·霍尔德曼(Joshua Haldeman)曾是公开反犹的社会信用党全国委员会主席。艾萨克森将霍尔德曼的信仰描述为“古怪的保守民粹主义观点”,这导致他移民到南非比勒陀利亚,那里被种族隔离政权统治。

两位前妻都遭到了贬低

艾萨克森没有提到的另一件事是,特斯拉弗里蒙特工厂据称存在种族歧视的问题。最近,一名前特斯拉员工因在工作中受到种族歧视而获得了数百万美元赔偿,这似乎与马斯克的政治立场有关。

同样相关的还有:艾萨克森是如何对待马斯克前妻的?贾斯汀·马斯克(Justine Musk)和艾梅柏·希尔德(Amber Heard)都被贬低了。对于贾斯汀,马斯克的母亲曾说“她没有任何可取之处”,马斯克的兄弟、有时也是商业伙伴的金巴尔曾说:“这个人不适合你”。我们没有听到贾斯汀的说法,这让我想知道:贾斯汀是否有保密协议?她是否像特斯拉创始人马丁·埃伯哈德(Martin Eberhard)那样签署了带有非贬低条款的协议?艾萨克森和她谈过,为什么她没有什么可说的?

同样,金巴尔形容艾梅柏·希尔德“太毒了”,格莱姆斯形容她是“混乱的恶魔”,马斯克的幕僚长形容她是“蝙蝠侠中的小丑,以破坏一切为乐”。希尔德甚至因马斯克的不当行为而受到指责,包括2018年的“融资担保”。即便如此,希尔德的回应也足够低调,她说:“我非常爱他。马斯克喜欢玩火,而有时火会烧到他。”。我们不禁要怀疑,她是否也被要求保密。

我们知道有一个人处于保密协议之下:一名空姐,她说马斯克在2016年曾向她求婚。我们还知道,SpaceX公司的五名女性表示,性骚扰在公司很常见。特斯拉的女性员工表示,她们曾遭受过“噩梦般的”性骚扰。但艾萨克森对此并不特别感兴趣。

总的来说,马斯克公司的员工对他的传记作者不太感兴趣。艾萨克森开始从马斯克的角度描述2018年弗里蒙特的生产地狱:“马斯克已经意识到,设计一个好的工厂就像设计一个好的微芯片。”在产量激增期间,马斯克开始在车间里走来走去,对工人大喊大叫,并“匆忙做出决定”。他认为,安全传感器“太敏感了,即使没有遇到真正的问题也会报警”。

在这一章中,艾萨克森引用了一些普通员工抱怨说,他们被迫走捷径,每天工作10个小时。艾萨克森写道:“这些抱怨有一定道理,特斯拉的工伤率比业内其他公司高出30%。”抛开那些显而易见的“一些真相”不谈,有一个非常明显的问题,艾萨克森有机会去探讨:马斯克对安全传感器的干预、对制造过程的经验修正以及普遍的“生产地狱”是如何影响工伤率的?但他没有选择不这么做。特斯拉工人的受伤情况没有进一步提及。

艾萨克森确实有很多时间来比较史蒂夫·乔布斯,但过了一段时间,就会觉得这像是他另一本书的植入广告。在索引中,乔布斯被列在20页上。单从该指数来看,你会认为乔布斯是马斯克崛起的重要因素,这是可以理解的。

我们可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马斯克认为他身边的每个人都是可以抛弃的。在这本传记中,马斯克多次提到自己当场解雇员工,要求按照自己的方式做事,即使是愚蠢和昂贵的事情,也不能容忍哪怕是最轻微的异议。特斯拉前总裁乔恩·麦克尼尔(Jon McNeill)说:“当马斯克不高兴时,他会大发雷霆,通常是针对资历较浅的人。”

“任何人都是可以抛弃的”

“你肯定会意识到,你只是一个被用来实现更大目标的工具,这很好,”曾在SpaceX担任金融分析师的卢卡斯·休斯(Lucas Hughes)说,他是抨击马斯克的初级员工之一。“但有时工具磨损了,他觉得他可以更换那个工具。”马斯克认为,“当人们想要优先考虑舒适和休闲时,他们应该离开,”艾萨克森写道。

后面的章节并不是很有启发性。艾萨克森对马斯克的人工智能愿景和特斯拉机器人深信不疑。这位传记作者完全相信了马斯克的炒作。但我记得“外星无畏舰”的日子,可更换电池的承诺从未实现,以及马斯克说过的无数其他事情,都显得夸夸其谈。10年来,马斯克在一场战斗中切断了乌克兰的互联网接入,这可能不是艾萨克森在该页面上做过的最尴尬的事情。

艾萨克森在书的结尾严肃地思考,如果没有马斯克的不良行为,马斯克的成就是否可能实现:“受约束和不受约束的马斯克是否能取得同样多的成就?不被约束是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吗?你能让火箭进入轨道或向电动汽车过渡而不接受他的缺点吗?有时候,伟大的革新者就像是喜欢冒险的大孩子,他们抵制幼稚的训练。”

在我看来,这是一组错误的问题。以下是其他一些问题:如果马斯克更能接受批评,他的公司会不会发展得更好?如果马斯克更关心他周围的团队,他现在还能取得什么成就呢?为了实现马斯克对世界的具体愿景,他对员工造成的伤害值得吗?我们真的想要这个人对未来的愿景吗?

虽然艾萨克森设法详细描述了马斯克变遭的原因,但他似乎没有意识到是什么让马斯克在这么长时间里成为一个鼓舞人心的人物。马斯克是一个幻想家,是那种设想在火星上建立文明的人。这就是人们一直喜欢的:梦想远大,思考新的可能世界。这也是马斯克转变政治立场的原因。保守主义运动的幻想是渺小而悲伤的,没有新事物可探索。

(腾讯科技)







疫情让年轻人都宅在家里,欢迎加入单身俱乐部和单身青年家长俱乐部,幸福就在眼前,抓住就是机会!加微信vanlights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