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24年05月29日 温哥华时间:2024年05月29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 | 正文


湘潭大学投毒:嫌疑人曾与同寝争吵不下20次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24-04-22 09:46:36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在湘潭大学研究生张海阳疑遭投毒去世几天后,当地警方发布通报,张海阳的同寝室室友周某某有重大嫌疑,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让张海阳亲友愤怒的是,尽管校方已经做出澄清,“因为偷外卖遭投毒”的谣言还在四处扩散。在他们的回忆中,张海阳是个与人为善、不愿意占便宜的人,“是绝不可能做出那种事情的。”

多位张海阳的亲友向北京青年报记者透露,在嫌疑人周某某搬进宿舍后不久,他因卫生等问题与其他室友产生矛盾。作为宿舍长的张海阳曾替周某某刷过厕所,并善意做出提醒,但周某某是个“很难沟通的人”。

4月2日,就在张海阳遇害前不久,他给好友发去一份向校方报告周某某问题的PDF文件,里面提到了诸如周某某不讲卫生、经常晚归影响他人休息、冬天要求开窗开空调、带液化气进宿舍等问题,并表示周某某已经和室友发生过不下20次争吵。张海阳向朋友透露,校方已经同意为周某某调换宿舍。

“像万箭穿心一样”

“我才25岁,我想活命。”4月9日,被转入重症监护室前,张海阳向父亲表达了求生的愿望。

这些话是张静听父亲转述的。10日下午,她在医院重症监护室门外看到弟弟时,他全身插满了管子,已经处于昏迷状态。

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张静说,弟弟的身体一直很健康,也有健身的习惯,就在几天前,她还在微信群里看到弟弟的健身自拍,整个人状态很好。

4月8日下午,张海阳在姐弟三人群里发了一段他躺在病床上的视频,说自己吃错了东西,导致严重的肝功能受损,医生让他住院一周,还下了病重通知书。

湘潭大学投毒:嫌疑人曾与同寝争吵不下20次

转院途中的张海阳

消息没有被第一时间告诉父母——怕他们担心,姐弟三人习惯了报喜不报忧,很多事情,张静和两个弟弟都会先在小群里讨论并“过滤”后,才会发在家庭群里。

她在群里问张海阳,过去三天吃了什么东西?最近的作息怎么样?心理状态怎么样?但没有得到回答。姐弟俩微信最后的交流是,张海阳说:“我玩不了手机,回不了你的信息了。”她意识到,弟弟的病情比想象中严重。

4月9日下午,父亲从老家赶到湘潭市中心医院,当晚,张海阳被转到重症监护室。次日,张海阳病情继续恶化,医院进行了全科室会诊,高度怀疑是食物中毒。当天,张海阳被转到中南大学湘雅医院,接受了全身换血治疗。

病历本记录了他离世前所经受的痛苦,3天时间里,张海阳从阵发性加重呈绞痛,呕吐胃内容物及粘液10余次,伴有腹鸣、乏力、腹胀、胸痛气促等症状,发展到双眼球结膜充血、全身脏器衰竭、感染性休克、肝损害、急性肾功能不全、凝血功能异常、呼吸衰竭……

这些病历资料,张静看了一遍又一遍,“每一个字都像万箭穿心一样,特别痛苦。”

4月12日,院方告知家属,张海阳的情况很不乐观,可能已没有什么有效的救治手段。4月13日下午1点左右,张海阳因多器官衰竭死亡。母亲在太平间见到他时,“全身浮肿,已经不像人样了。”

张静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弟弟住院期间,她和家人朋友在各大网站、期刊文章上搜索,也问了医学院的老师同学,希望能根据症状找到一些线索,但直到张海阳离世,他们也没能弄清楚,夺走张海阳生命的到底是什么,因此最后选择了报警。

4月20日凌晨,湘潭市公安局雨湖分局发布通报:湘潭大学在读研究生张某某(男,25岁)疑似被人投毒。公安机关侦查发现,与张某某在校同寝室的周某某(男,27岁)有重大作案嫌疑。目前,犯罪嫌疑人周某某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与室友发生20多次争吵

周某某被捕后,张海阳的家人和朋友们意识到,悲剧的发生不是没有预兆。

张静透露,弟弟曾在家庭微信群里多次提到过嫌疑人周某某。去年6月底,周某某转到张海阳所在的宿舍。宿舍其他三人都是法学院的研究生,关系一直很好,新加入的周某某与他们相处并不融洽。

张海阳告诉过姐姐,周某某的生活习惯和大家不太一样,经常在半夜一两点回到宿舍,动静很大,影响室友们休息。因为上厕所没冲干净等琐事,周某某与室友们发生过口角。张海阳作为宿舍长,帮周某某刷过几次厕所,并提醒他之后要注意一下卫生问题,但周某某并未改变自己的习惯。

张海阳也和朋友们说起过,新室友让自己很困扰。

孙廷是张海阳的高中好友,毕业后,两人一直保持着联系,每年过年时都会聚一聚,聊聊近况。去年春节,几个好友见面时,张海阳提到,自己一直被室友“打扰”,还被“偷看手机”。

在张海阳的讲述中,这个同学和宿舍其他人都不和,他向学院申请过给嫌疑人换宿舍,但没有落实下来。当时,孙廷觉得那只是很普通的矛盾,没有太在意,“也相信他会解决好,因为他是寝室长,本科的时候还是班里的学习委员”,他还告诉张海阳,要忍一忍。

据张海阳的另一位高中好友然然回忆,在2023年7月初,嫌疑人周某某搬进宿舍不到两周后,张海阳就向她表达过对这位新室友的不满。“跟他很难沟通。”张海阳解释,自从周某某住进来,就立下两条规矩:开空调时要开窗,白天寝室要一直开着门。而且不管自己做什么,周某某总盯着他看。

一周之后,张海阳告诉然然,自己“要疯了”,说周某某说教意味很重,“半个小时内,说他鞋子有问题,袜子有问题,意思是买的太便宜穿不久……他就一直在那说个不停,室友很不耐烦,跑去了其他寝室。”

4月2日,张海阳给然然发来一份向校方报告周某某问题的PDF文件,里面提到了诸如周某某不讲卫生、经常晚归影响他人休息、冬天要求开窗开空调、带液化气进宿舍等问题,并表示周某某已经和室友发生过不下20次的争吵。张海阳还提到,校方已经同意为周某某调换宿舍。

遇害前不久张海阳已向学校反映了嫌疑人的问题

家属被“偷外卖”谣言所伤

4月5日,张海阳在家庭群里发了一张健身的自拍,说最近不忙,有时间锻炼,“健身瘦了更好看了”。第二天,他又转发了一条微信读书链接,让家人帮忙点赞,是何海波的《法学论文写作》。前段时间,张海阳刚通过了司法考试。

4月9日,母亲在群里说想买一款沙发,想让儿子帮忙在网上下单。这时候,张海阳的身体状况,已经没法让他再做出回应了。

张静说,这几天,父母的情绪很不好,“垮掉了一样”,后续的事宜是她和堂哥们在处理。除了弟弟的遇害,同样让她和家人愤怒的,还有“因为偷外卖被投毒”的谣言。

张海阳生前与姐姐的合影

看到“偷外卖”的谣言时,孙廷气得浑身发抖,“他是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的。”孙廷给张海阳家人打去慰问电话时,好友父亲也拜托“在网上澄清一下。”

这两天,孙廷脑海里常常浮现出张海阳笑着跟他说话的样子。被他称为“挚友”的张海阳,1米75以上的个头,喜欢健身、打游戏,脸上总是挂着笑容。两人一起出门时,碰上流浪的小动物,张海阳总会“买点东西给小狗小猫吃”。

高中三年,两人一直非常要好。没钱吃饭时,孙廷常找张海阳借钱,当时张海阳是走读生,手里也没有多少零花钱,但还是“每次几十块钱”地借给他。大学毕业后,孙廷创业赚了点钱,经常请朋友们吃饭,但每次消费,张海阳都坚持把钱转给他,当面看着他把钱收下。他知道,张海阳是不愿意占人便宜。

两人的最后一次联系是在3月26日,因为一项合同问题,他向学法律的张海阳寻求建议。张海阳第一时间没接到电话,之后的20多分钟回拨了好几次,并发来多条消息帮着解答疑问。

张海阳去世后,他的同学好友努力在社交媒体上澄清谣言。一位好友说,“他像个哥哥一样关心我,他绝对不是那种会偷外卖的人。”张海阳的一位老师也在社交媒体表示,他真诚、与人为善,刚刚提交了非常优秀的毕业论文选题,“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么好的一个学生却遭此不测,更令人难过的是,网络上竟然流出一些恶意扭曲事实的内容,可恶、可恨。”

目前,警方和校方已经对所谓“偷外卖被投毒”的谣言做出了澄清,但谣言还是像长了腿似的,遍布在评论区。张静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她想不明白造谣的人,为什么要用偷外卖这样的说法来诋毁弟弟,也不知道对方的身份。

目前,案件正在侦办中。张静希望,弟弟的事情能够得到一个公正的结果,“他非常喜欢法学,如果法学最后没有给他一个公平正义的话,我觉得是对这个专业最大的侮辱。”

(顶端新闻)







疫情让年轻人都宅在家里,欢迎加入单身俱乐部和单身青年家长俱乐部,幸福就在眼前,抓住就是机会!加微信vanlights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