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19年12月13日 温哥华时间:2019年12月12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 | 正文


她杀人肢解抛尸半个韩国 警方又牵出另一桩命案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19-07-04 07:35:16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最近在韩国发生了一起耸人听闻的杀人案件:精心策划杀人细节;肢解尸体被抛弃韩国的垃圾场、海底、街头;杀人之后冷静的买票回家,面不改色心不跳、甚至还牵连着另一桩命案……

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是,这一切竟是一个30多岁的家庭主妇所为,而她杀了的,则是自己的前夫。而且很有可能,因为没有找到尸体,这名家庭主妇最后会被无罪释放……

这名家庭主妇的名字叫高宥贞。高宥贞和她的前夫姜男,是一对在结婚之前交往了六年多的情侣,两个人不仅都住在同一个社区,还上同一所大学。

上了大学之后两个人还经常去海外从事义工服务,在旁人看来,这种从小就两小无猜,之后又变成小情侣的故事,也算是很让人羡慕了。

最后两个人在2013年6月份走向了婚姻,并且在2014年11月份有了他们的孩子。

不过之后,高宥贞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只要有一点不如意的事情她就会对着丈夫姜男大喊大叫的、甚至还会拿出刀作势要砍人或者自残。当然姜男觉得是自己的老婆,就选择不还手,也忍气吞声的。

根据报道,婚后所有的家庭事务和生活支出,都要由丈夫来负责。而彼时丈夫还在攻读博士学位,所以获得的助学金根本不够一家子用的。不仅如此,姜男每次从实验室回家,还要收拾妻子留下来的厨余残渣。

一边是沉重的学业压力,一边是妻子高宥贞脾气的愈来愈暴躁以及懒惰。姜男有一天终于受不了了,于是在2016年,两人选择了离婚。

正如前面所说的,姜男彼时还正在攻读博士,而高宥贞娘家则在济州岛经营汽车租赁公司,相比之下经济能力肯定要好一些。于是法院就把孩子的监护权判给了高宥贞。

2017年,高宥贞又认识了另外一名男子(A男),随后在11月的时候,高宥贞和A男选择了结婚,高宥贞和姜男生的孩子就被送到了济州岛老家。

离婚之后,姜男一直思念着自己的儿子。法院曾经协议姜男每个月有两次探视儿子的权力,但每次姜男提出想要看儿子的时候,都会被高宥贞拒绝。

即便如此,姜男还是会每个月都给儿子寄40万韩元(约2千3百人民币)的赡养费,要知道姜男那时候也还是学生呢。每到节假日或者是儿子生日的时候,姜男也会给儿子挑选礼物。据说姜男这么做是“不想让儿子失去父爱”。

姜男给儿子做的太极风车

终于有一天,姜男承受不住对儿子的思念,决定向法院上诉。又一次将高宥贞告上了法庭,希望他能够行使自己探视的权力。

最终法庭判决在5月25日,高宥贞必须让姜男父子见面。


示意图

因为是法院判决,高宥贞不得不执行,可是她对于姜男的仇恨值达到了一个高度。她认为姜男之所以这么做就是在不断骚扰她现在的幸福家庭,并且又一次跟她对簿公堂就是在侮辱她。于是,高宥贞开启了她残忍的“杀夫之旅”。

根据警方后来没收到高宥贞的手机,发现高宥贞和姜男两人在法院达成协议的第二天,高宥贞就开始搜索“杀人”、“催眠”、“分尸”等等关键词。也就是说,高宥贞在5月10日就产生了杀人的动机。

5月17日,高宥贞在韩国清州市某间医院取得了安眠药的处方,然后在附近药局买了一些安眠药。

5月18日,她开车返回了济州岛,然后在济州岛预定了一家非常偏远的民宿。

5月22日,高宥贞来到济州岛一个超市里购买杀人用的刀具、清洁剂以及漂白粉等等东西。而且,根据监控显示,高宥贞在买完东西之后竟然还不忘在超市积个分。

根据后来的行车记录仪显示,5月25日,姜男开车如约来到了济州岛。并计划带着儿子和前妻好好在岛上玩一下,重温一下当年。

在行车记录仪当中,姜男一路都哼着小曲,看得出来心情非常好了。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前方在等待着他的,是一个披着人皮的恶魔。

姜男见到儿子之后,还和父亲叔叔都打了电话,说他们一家三口下午三四点的时候去了主题游乐园,吃了晚饭就进入了事先预定好的民宿里了。


图:事发民宿屋外

在当晚8点到9点的时候,姜男喝下了事先准备好的具有安眠药的水。之后就开始意识模糊,而高宥贞在这个时候开始拿出准备好的刀,疯狂的刺向了姜男。

也许是因为紧张以及初次行凶,高宥贞在砍人的时候还弄伤了自己的手,警方在事后调查过程中,发现高宥贞在离开济州岛之前曾有行医记录。

晚上9点半左右,姜男的弟弟发了条信息问:“哥,还没结束吗?”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弟弟收到了回信:“大概结束了,我研究室还有事要处理,我先跑过来了,手机快没电了。”之后被证实,这条信息,是高宥贞发的。

在没发短信的这段时间里,高宥贞一直都在处理尸体。据说,高宥贞大学的专业是学化学的……

并且,为了洗脱自己的罪名,她用姜男的手机给自己发了两条信息:“对不起,我一时没忍住才强奸了你”、“我以后还要找工作,求你别向法院告发我”来营造一种被强奸自卫的假象。

5月27日,高宥贞退了房,从监控里显示,她带着儿子,然后还从房间里取出了两个黑色的大袋子。高宥贞跟民宿老板说是垃圾,然后都扔到了车的后备箱里了。


疑似她在济州岛开始抛尸

5月28日,高宥贞被监控拍到她再次前往超市购买了30卷白色的专用垃圾袋、旅行背包和橡胶手套以及好几瓶香水。

5月28日当晚,来到码头,购买了从济州岛开往全罗南道的船票。

在船上,她趁着四下无人的时候就把疑似装着尸体块的垃圾袋往海里丢。5月31日,高宥贞回到了位于清州市的家里,像是没事人一样。当然期间,她还在仁川垃圾场丢过垃圾袋。

另一边,姜男的家人25号之后,就再也没有姜男的消息了。直到27号,家人去研究所找他,才知道姜男25号根本就没有来过研究所,于是向警方报了案。

6月1日,高宥贞被捕,同时扣押了她的汽车。警方在车里和民宿里发现了多达89处沾有死者DNA的迹象。同时,警方开始了全面的尸体搜查。

警察在高宥贞搭乘过的轮船上搜查

在垃圾场搜查

然而遗憾的是,警方只是找到了一些疑似姜男的尸骨,许多都被证实其实是动物尸骨。也就是说,有可能学化学出身的高宥贞,可能进行了彻底的毁尸灭迹。

除此之外,高宥贞一口咬定是姜男强奸了她,她只是出于自卫。在走访的过程当中,高宥贞的的亲戚朋友都说她是一个好人,平时很有礼貌,应该做不出这种事情。

随着案情的深入,如果找不到尸体的话,很可能因为证据不足,高宥贞也会得到释放,不过警方注意到了另一个案子似乎也跟她有关系。

前面说到,高宥贞和姜男离婚了之后,又和A男结婚了,而A男也有一个和前妻生的孩子。

这个孩子一直表示想跟A男住在一起,一开始高宥贞并不同意,后来还是被说服了。2月28日,夫妻两个人把孩子带了回来,丈夫A男希望能够三个人睡在一起,可以让高宥贞和他的孩子增进下感情。

不过当天高宥贞却是以感冒为理由,留下了丈夫和他的孩子,自己睡到了另外一间屋子里。然而隔天早上醒来的时候,A男发现儿子早就没有了呼吸心跳,可是蹊跷的是,他发现儿子脸上有血迹,就连床垫也是血迹斑斑的。

警方来调查的时候,尽管有血迹,但还是跟他说:“也有可能是你的脚压在儿子身上,才导致了他的死亡。”当时沉浸在丧子之痛中的A男回答“有可能”,一时间就成了韩国媒体的主流说法了。

而当时高宥贞接受警方调查的时候,也只是说:“我和丈夫、孩子都不睡一个房间,所以孩子的死因我不是很清楚。”

想想看,前一天高宥贞借口自己感冒跟三个人分房睡,第二天儿子就惨死,还有血迹,当然越想这件事情越蹊跷。

当“杀父抛尸”案发生之后,A男也认为,可能自己孩子的死,也跟她有关系,并在6月13日向检方递交了诉状。

警方已经重启了关于A男儿子死因的调查。目前,所有的指向都表明高宥贞是一个十恶不赦之人,但是苦于没有证据,还不能让她得到应有的惩罚。

希望韩国警方尽快查明真相,不要让这种带着面具的恶魔再危害人间了!

(英国报姐)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