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19年12月13日 温哥华时间:2019年12月12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 | 正文


妻子想他死父母求他活,十一年后终于等来结果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19-07-05 08:24:00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判断一个人是活还是死,是一件看起来很容易的事情。

活人会对外界刺激做出反应,会有意识,会与人交谈。而死人,则是安静的、没有气息的一具躯体。


(图源:NYT)

但是,当你从医学角度去分析死亡,你就会发现,生与死的界限,有时候并没有那么明显。

古人会用有没有呼吸,有没有脉搏去判断生死。但很多人因此被医生误判,在自己葬礼上醒来。


(图:印度“死人”在自己的葬礼上醒来)

后来医学发达了一些,我们开始用心跳来判断死亡:如果你没有心跳,那么一定是死了。然而,心脏起搏器和胸外心脏按压依然可以把心脏骤停的患者救活。


(图源:Mayo Clinic)

再后来,医学上开始使用“脑死亡”的概念,也就是说,当你的大脑所有功能都不可逆地消失了的时候,你是真的死了。


上位脑死亡的大脑,下为正常大脑 (图源:Median)

然而,即便是这个看起来无懈可击的定义,也依然没有把生与死明确分开…

2008年,法国发生了一起车祸。

骑着摩托车的Vincent Lambert在车祸后失去了意识,被医院收治。


(图:车祸前的Lambert(右))

医院里,他的妻子和父母都焦急地等待着Lambert苏醒。当Lambert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可以想象所有人的心情都十分振奋。

然而,他的家人们很快就发现,虽然Lambert看上去是清醒的,但却没有意识。他是醒着的,这毫无疑问:Lambert的眼睛可以睁开,他可以自己呼吸、咽口水,甚至有正常的白天醒来晚上睡觉的作息。

但他的所有对外界的反应,都只局限于这些最基本的条件反射。他无法表达自己的意识,我们甚至不知道他是否还存在意识。

经过医院的检查,他们得出了结论:Lambert处在植物人状态。

当然,成为植物人并不代表Lambert失去了救助的希望。事实上根据研究人员的统计,在受到外伤成为植物人的案例里面,有大约一半的植物人可以从中苏醒。其中大多数都是在事发后几周内就可以脱离植物人状态。

但如果有超过一年没有脱离植物人状态,那么患者恢复的可能性就会大大减少。即便可以苏醒,也会有非常严重的后遗症,终身残疾。


(随着时间的发展,有大约20%的患者会永久进入植物人状态)

但很不幸的是,Lambert的病例属于后者。

他至今依然没有苏醒过来。

时间来到了2019年五月。

对于Lambert的妻子和兄弟来说,他们已经基本接受了自己丈夫已经去世的现实:Lambert当了11年的植物人,从统计数据上来说,已经基本没有苏醒的可能。

而主治医师给出的建议也是相似的:继续治疗和维持生命已经没有任何实质意义,是时候放手了。

在法国,安乐死并不合法。但如果撤离Lambert的医疗设备,让他自生自灭并不属于“安乐死”的范畴,而属于“被动安乐死”,是合法的。妻子作为Lambert的法定监护人,有做这个决定的权力。

事实上妻子想要做这个决定,已经很久了。但是,Lambert的父母却依然坚持想要维持孩子的生命,等待生命的奇迹。这也是为什么这个决定拖了这么久都没有实施。


(图源:CBC)

Lambert的父母是非常虔诚的天主教徒,他们认为公立医院人为移除Lambert的生命维持设施,就和谋杀无异。他们的儿子只是有脑部障碍而已。

一边是妻子,一边父母。到底该不该放弃治疗,在过去几年里成为了一个家庭内战的主要矛盾。父母方面的律师,以及天主教团体,一次一次向法国法院、欧盟人权法院、乃至联合国理事会上诉,要求撤销妻子提出的“被动安乐死”决定。


(图源:Spiked)

但不论是国外还是国内的法律机构,最终都站在了妻子这一边:他们认定妻子的行为并不侵犯人权。

今年5月17日,医院医生按照计划撤离了Lambert的生命维持设施,并给他注射了麻醉针,防止他在死亡的时候产生痛苦。

但在12个小时之后,Lambert父母的努力终于收获了成效:他们把案件上诉到了联合国残疾人人权理事会。由于案件还在审理之中,法国法院紧急判定医院需要继续维持Lambert的生命。


(图:Lambert的母亲在欧洲人权法院)

面对记者们,Lambert的母亲号召大家一起来守护自己儿子的生命:

“我今天向大家求助。如果没有你们的干预,我的儿子将会因为他有脑部障碍而被安乐死。他现在处在【最小意识状态 Minimally conscious state】,而不是植物人。”

“他晚上睡觉,白天醒来。每次我说话的时候他都看着我。他需要通过一种特殊装置才能生存,而他的医生想要剥夺他这一点,好让他去死。而法律专家已经表明这不是必要的。

“在五月的时候,在得知他将会死之后,他哭了。我们深感不安,这就是我们向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委员会求助的原因,因为“残疾人权利公约“禁止剥夺一个人的食物和水。这将是一种歧视。”


(图源:SCMP)

母亲所说的【最小意识状态】可以理解成处在植物人和普通人之间的一种状态。也就是说,处在这个状态里面的患者虽然无法对外界刺激做出反应,但也存在部分意识。如果Lambert真的是【最小意识状态】而不是【植物人】的话,那么他苏醒的可能性将会大大增加。

我们在网上经常看到的,有些“植物人”醒来之后说自己其实这些年一直都醒着的故事,就属于这类病人。如美国的Terry Wallis就曾经处在【最小意识状态】19年后恢复。


(图源:Arkansas life)

除此之外,还有【闭锁综合征】,他们比【最小意识状态】更进一步,脑部活动和正常人一样活跃,但无法表达出来,困在自己身体之内。

如下图:左上为正常人的大脑。左下为【闭锁综合征】患者的大脑。右下为【最小意识形态】。右上是【植物人】。大脑活动程度逐渐递减。


(图源:Wikipedia)

也就是说,如果Lambert是【最小意识状态】,那么继续坚持治疗下去,是有实质上的希望的。

但必须指出,母亲所说的Lambert的那些对外界信息的反应,并不能证明Lambert不处于植物人状态:眨眼睛、流眼泪都是植物人会产生的正常生理现象。

关于Lambert到底是【最小意识状态】还是【植物人】,目前报姐也没有找到确切的答案。但目前,所有外媒在报道的时候都用了【植物人】一词,而且医院与法院也都认为Lambert没有继续治疗下去的意义。


(图源:NYT)

当然医院有可能误诊。事实上就在十多年前,【最小意识状态】在大多数国家还是被认为是植物人的。

除此之外,也有医疗研究人员认为,我们对于植物人、对于意识的了解还非常粗浅,所以司法机关没有权力决定一个【植物人】可以被安乐死。

那么,在有争议的情况下,坚持治疗,坚持希望,可能是最人道的情况吧。

就在上周五,法国最高法院终于做出裁决:逆转了此前地方法院继续治疗的决定,因为在没有苏醒可能的情况下,“被动安乐死”是完全合法的。

而Lambert的父母和很多天主教徒则强烈指责这个决定,认为它是在谋杀Lambert。

“我的孩子并不是植物。”母亲控诉道。她将继续为了自己孩子的生命战斗到底。


(图源:BBC)

生和死的界限到底在哪里?

是呼吸吗?是心跳吗?是意识吗?还是脑电图上面的一条条曲线?

随着科技的发展,这个问题变得越来越难以回答。因为决定生死的,除了客观的数据外,还需要社会和法律对这些数据做出判断。

而每一次这样判断,都是我们在像上帝一样对生命做出定义。

(英国报姐)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