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19年09月18日 温哥华时间:2019年09月17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加国 | 正文


母女遭加航禁飞 另花8000返回!仅仅因为这个问题...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19-08-17 14:19:40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母女两人称,共花费逾8,000元才得以返回加国。Ana Constantin提供图片
一对来自满地可的母女,早前遭加航(Air Canada)赶下飞机,但她们由于不知道已被加航列入“禁飞名单”,两人在德国法兰克福欲再次搭乘加航班机回国时,被禁止登机。两人被迫花费近8,000元,才得以返回加国。

加航指,两人于今年7月31日,在一班由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Bucharest)飞往满地可的航机上,因为“不良行为”而被赶下飞机。不过,45岁母亲康斯坦丁(Ana Constantin)和22岁女儿帕恩(Lisa Maria Paun),均否认加航的“不良行为”指控。

两人在罗马尼亚探访亲人后,准备乘坐加航班机返回满地可。女儿帕恩表示,当时由于有人被安排到她的座位,所以她转换了座位。不过,空服人员随后叫她返回自己的座位,她解释称,有人已坐了她的座位,空服人员随即向她发火,并指责她不合作。

母亲康斯坦丁称,她从厕所出来才获悉,女儿与空服人员发生争执,由于两人坚拒下飞机,最后由警员带她们离开。帕恩说,当时感到十分尴尬,而且有被羞辱的感觉。

总共花费逾8,000元

两人被迫留在布加勒斯特,由于归家心切,她们在两天后打电话给加航,预订8月4日的返国机票,共花费3,916元。但加航的订票系统,当时并没有显示她们已被列入禁飞名单内。

在8月4日,两母女顺利登上德国汉莎航空(Lufthansa)的班机前往法兰克福,计划在法兰克福再转乘加航班机返国,但两人却在当地被拒登机。康斯坦丁称,两人在无奈之下又花费3,842元,购买奥地利航空公司前往满地可的机票。

两人在机票、酒店及其他额外费用方面,共花费超过8,000元。

CBC向加航查问,为何在禁止两人乘坐加航情况下,依然允许两人订票,加航回应道,任何人都可以预订机票,当乘客办理登机手续时,职员才会知道该名乘客是否在禁飞名单内。

加航又指出,两人在列入禁飞名单后不久,加航已向两人发信通知。不过,该信件是以平邮方式寄送,两人均称没有收到信件。

CBC又问加航,两人会否得到补偿,加航指由于两人透过汉莎航空出票,因此应该由该航空公司决定是否退款。两人花费3,916元的回程机票,至今只收到加航退款262.26元。

中国留学生被禁飞!

一名中国女子Ann Qian在网上购得一张被指以不法手段购得的机票,被加拿大航空公司列入“黑名单”,且被加航要求支付由多伦多至温哥华,再飞到上海的机票,费用为1.86万加元(约合9.54万元人民币)。

  事件:微信购票后被加航置入“黑名单” 并被索要机票费用

  早前,加拿大本地媒体今年6月报道,,25岁的Qian,与不少加拿大人一样在网上购买机票,她表示,加航的要求是一个“欺凌”行为;Qian表示,加航指她是一名骗子,但不想了解情况,只要求她支付费用。

  Qian自称,于大约2年前,由上海到士嘉堡的一所大专学院接受糕点厨师的训练。她去年计划回上海,并在网上找了一名叫“CaptainCooll”的卖家,声称可以获得“加拿大航空公司员工折扣”的机票。

  Qian的代表律师与航空乘客权利倡导组织表示,加航没有权利将她置于“禁飞”名单内,或要求她支付所购买的机票费用。

  加航表示,该公司从未听过有消费者在不知名的卖家中购买机票。加航拒绝作出调解,有关争议将交由加拿大运输局进行仲裁。

  当事人称:未意识到卖家是骗子

  Qian强调,她未有意识卖家是骗子,且已前后3次使用由“CaptainCooll”购得的机票往返中国至加拿大;她去年底再向“CaptainCooll”购买机票,且支付了5,800加元(2.9万元人民币),当中已包括商务客位的“优惠”。

  Qian于去年11月到达皮尔逊国际机场,结果被拒绝登机,航空公司更向她表示,她已列入“禁飞”名单内。

  她到网上要求“CaptainCooll”退钱,但遭拒绝,之后更被“拉黑”;Qian于今年4月报警,试图透过警方寻找这名骗徒。

  她表示,自己遭到损失,但加航去年11月时坚称,她诈骗加航,总额达18,683.66加元(约合95,847元人民币),且要求她在45天内付清。

  加航的代表律师在4月8日发出的电子邮件中指出,加航拒绝以钱来解除旅行禁令的请求。

  专家:航企不允许违规使用积分

  加航事后追责比较罕见

  民航专家林智杰表示,其实违规使用航空公司的里程机票并不少见,航空公司的里程机票,按规定只能给会员本人或者亲属使用,如果转让给第三方,会造成航空公司的收益损失,所以一直是违规的行为。

  林智杰表示,以往航空公司一般是事前阻止,就是在登记之前不让旅客登机,那这次加航是在事后索赔,比较少见。

  他认为,如果当事人毫不知情,那么作为被害人也许不应该负责这笔赔偿。那如果事先知情并且有意隐瞒,那可能要负连带的赔偿责任。

( )




 
声明: 本网所刊登文章,原创版权归本网,未经本网许可,谢绝转载及镜像。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