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20年05月27日 温哥华时间:2020年05月26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 | 正文


血浆捐献第一人:死里逃生 希望别人也能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20-02-15 09:58:08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 

宗建在献血浆

封面新闻武汉前方报道组

捐完血浆,宗建回家,喝了碗排骨汤……

宗建,武汉市江夏区中医医院党委书记,江夏区首批新冠肺炎治愈者。2月5日,尽管心存担心,不过,他还是捐出了其带有新型冠状病毒抗体的血浆,400毫升。

2月14日,新冠肺炎血浆疗法首倡者、江夏区新冠肺炎防治专家组组长刘本德证实,宗建系新冠肺炎治愈者中捐献血浆的全国第一人。

2月14日,是宗建”死里逃生“后重新走上工作岗位的第二天。接下来,他将带着其他治愈者,组建成治愈者志愿队,进入江夏方舱医院,以自己死里逃生经历,为病友们作心理“按摩”。

1984年至今,宗建一直从事医务工作,深知血浆抗体的作用。

宗建说:“把自己血浆抗体捐出来,至少可以救一个人。所以我就报名了,也就捐了!”

医者变患者 最困难时甚至想写遗书

“死里逃生”,宗建这样形容他这段时间的经历。

1月初,宗建开始出现畏寒症状,过后开始发烧,持续了一周。当时他以为是普通流感,并未引起重视。1月12日,宗建检查CT,发现整个肺部影像都是阴影,典型的新冠肺炎症状,当天,他入住江夏区人民医院重症病区。

“怎么感染的我很难说,找不到源头。”他推测,12月底去汉口开会,都是乘坐地铁,公共接触较多,或许那时就被感染了。

疫情来势汹汹,除了5岁的孙子,家里7人都被宗建感染,他的病情也最为严重。“我有基础性疾病,高血压和糖尿病,年纪也在五十多岁,是最危险的人群。”宗建说。他每天靠吸氧活命,因为呼吸困难,还不能平躺,只能靠着。 “最困难的时候,我甚至都想写遗书了,那个时候确实感觉不一样,经历了就像死过一回。”

未知是让人恐惧的。除了生理上的痛苦,他还要和焦虑抗衡。入院第二天,宗建高烧至41度,烧一直退不下来,加之呼吸困难,宗建突然感到恐惧,“我当医生也见了很多死亡,但是切身去体会就不一样了,那完全不一样了。”宗建说。

没有特效药,只能靠自己的免疫能力挺着。宗建在病床上完全没胃口,但不想吃饭也要吃,他逼迫自己一口一口吃下去,“你要增加营养,然后我还用中医热水去冲泡脚的方法,不过最重要是增强信心,信心是对于治疗非常重要。”宗建说。

2003年,宗建亲历非典,在医疗点做流动人口监测。当时他对疫情的认识,仅限于如何按照上面指示,做好医护工作,对于患者,并未感同身受。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对他来说,最大的不同,是自己先成为患者,再作为医生,回到一线抗疫。“我的身份是双重的,非典时期虽然我立了三等功,但没有这一次体会深刻。”

除此之外,非典时期,只有传染病医院有资格收治非典病人,宗建所在的医院,并未参与其中,他对于病人的接触,仅限于理论。这次,武汉几乎所有医院都参与抗疫,在江夏区中医院,七八个护士集体断奶,这更让他感到作为一名医生的责任。“我觉得自己死过一回了,看得更开了,我毕竟是一开始都不知道的时候,懵懵懂懂感染的,我们那些医务人员,他们明知很危险还要在一线,就更不一样了。”宗建说,于是他在等待康复,希望用独特的方式尽自己的一份力。

宗建的儿媳妇儿在献血浆

瘦了30斤 带着家人一起献血浆

与病魔斗争18天后,宗建瘦了30斤,捡回一条命,

“我(以前)跳体育舞蹈的,腿上肌肉都摁不动,出院后洗澡我才发现,肌肉就变得皮包骨一样。”宗建介绍,他1月30日出院后,居家隔离了14天,一直到现在还瘦6公斤,“在家里天天煨汤,以前还想控制饮食,现在第一个把抵抗能力增加好,如果不是之前的体质的话可能我也扛不过来。”宗建说。

居家隔离的时候,宗建看群里同事发了一个倡议,说他们出院的已有抗体,提取血浆对危重病人有很好作用,“我是感受过那种九死一生的情况,所以我觉得能够把抗体用到危重病人身上的话,那至少可以救几个病人,很简单,然后就报名了。”宗建说。

半天时间,宗建所在群里就有14人报名,不少还在治疗的人,打出“报名,等转阴以后就捐”的字样。因为人较多,他们被分成了几批。

“第一批大概是8个,我是第一个,当时负责献血的说我身体还不错,就献了400毫升。”宗建说,“看着把血浆里面血浆弄出来,然后把红细胞还回去,因为时间比较长,我们不少人还是挺紧张。”

据了解,血浆是离开血管的全血经抗凝处理后,所获得的不含细胞成分的液体,分离过程需要通过离心沉淀,整个过程大概半个小时。

宗建的儿媳妇儿在医院行政宣传科,是第一批第二个献血的;他的外甥是在放射科,被安排到第二批献血。

捐后有点害怕 “死里逃生”后更想救人

“患这个病的人,都是有体会的。”宗建坦言,作为医务人员,他很清楚,危重病人一出现白肺就没办法救了,只能看着他离开。“如果我们的血能救这些危重病人,就值得去把这个血献出来,不然谁愿意大病一场还把血献出去。”宗建说,他哥哥听说他献血了,还曾怪他,大病初愈还没出隔离期就献血。但宗建却感觉不一样,“我们的血确实可以救几个危重病人,是值得的、应该的。我死里逃生,希望那些危重病人跟我们一样死里逃生。”宗建说。

宗建坦言,大病初愈的时候去献血,心理上都是会有这种压力。在报名的时宗建心里一直在打鼓,“我把身体里的抗体献出去,那我自己会不会有问题?”还在恢复期的宗建尤其担心这一点。献血回去后,宗建还问儿媳妇儿有没有不适感觉,“结果我们两个都有点胸闷,但是过两天就没有了,没有太大的影响。”宗建说。

两天前,宗建重新回到工作岗位,听到武汉市江夏区方舱医院即将开舱,他想利用自己既是医生,又是痊愈患者的身份,去给患者做心理辅导。

“恐惧的心理对治疗是很不利的,有信心的话对于他的免疫力的增强是很好的,所以我们准备成立这样的一个志愿服务队专门到方舱医院做志愿工作。”宗建说。这个灵感来源于他得病期间的经历,当时他在病房里时,医院院同事就经常给他打电话说最重要你要增强信心。

“因为治疗的方案都是一样的,不同的人怎么样去治疗国家的方案都是一样的,而不同的个体他们是否能够从这里面走出来更快地去康复的话,个人个体的心理的这种承受能力是非常重要的,加上个人的体质,就这两点是非常重要的。”宗建说。

(封面新闻)


新冠肺炎大流行。如何抗疫?欢迎扫描二维码入群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敬请关注环球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