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020年04月10日 温哥华时间:2020年04月10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加国 | 正文


老移民怀揣5元钱打拼买下百套房 家仇却让他站在被告席!

环球中文网 时间:2020-02-22 12:29:02

【环球中文网 cbeiji.com讯】一位加拿大的老移民,于1953年从荷兰来到加拿大,当时口袋里只有5元钱。 但这位来移民在渥太华打拼多年,一生买下100套房进行出租,打造了自己的地产王国,成为身家超过2000多万的加国富翁,不过,结果仍然令人心酸。

娶55岁老太太引来诉讼

这是在渥太华市政厅举行的婚礼。新娘穿着白色蕾丝连衣裙,并有她的妹妹在旁边。新郎坐在轮椅上,由他的两个大朋友陪伴。

简短的仪式结束后,新婚夫妇接吻。他们决定直到圣诞节假期之后才告诉他的孩子关于婚礼的事情。 

那年是2018年12月。现在,一年多以后,这名91岁的新郎身价约2700万元,因其决定娶一名几个月前认识的一位55岁的老太太,陷入与女儿与儿子的特殊法律纠纷中,因为这位老太太现在将继承她丈夫财产的三分之一。

其子女把91岁的老父亲告上了法庭,要求申请其婚姻无效。

孩子们认为父亲乔·奥弗维尔德(Joe Overtveld)缺乏作出独立决定结婚的精神能力,因此已经代表他向家庭法院提出了废止婚姻的申请。

虽然这个民事案件仍有等候开庭审理,但也曝光了一个有钱家庭的悲剧争端。

在案件通过法院审理的同时,乔正在和他的新婚妻子分居,住在由他的孩子制定的一套“房屋规则”下的两居室公寓中。这些限制包括:他每天晚上只能接待90分钟的访客

这位老人在渥太华公寓接受采访时表示:“我想要回我的公司。我想要一个照顾我的女人。”

积累财富靠一个简单的公式

这位老人名叫Gilles Jozias Overtveld,朋友叫他乔(Joe)。

这位电气工程师从1960年代开始投资房地产,现在在渥太华拥有100多个出租单位。虽然房价有波动,但根据法院文件,乔打造的的地产王国目前价值约2700万加币。

正如他所说,积累这种财富有一个简单的公式。

他用很浓重的荷兰口音表示:“买一栋建筑物,对它进行改善,修好屋顶,修好炉子等等。然后再买下一栋。”

但是乔不再经营自己的房地产公司Gilas Management and Maintenance。三年前,他的孩子们越来越关注父亲的决策能力,让他签署的一份持续授权书协议(POA),不再经营管理公司。

根据女儿提交的法庭文件,指父亲于2014年中风后“开始莫名其妙的愤怒”。哥哥托德·奥弗特维尔德(Todd Overtveld)也表示,父亲变得“脾气暴躁”。

子女都指2017年父亲乔“不再能够明白其公司的业务报告和财务报表”。

不过,老人乔对此提出异议。他表示“我没有改变。” “我发现我的记忆力比我认识的大多数人都要好。”

他声称,2017年,他发现管理公司日常运营的女儿,从他的账户中提取的大笔提款,为此和女儿发生”对立“。

而女儿则在法庭文件中称是在努力解决公司财务困难。

从2018年8月开始,乔的孩子们开始控制他的财务,将他的钱转入他们现在管理的信托中。他们还担心自己年迈的父亲可能成为身份盗窃的受害者,因此还从他的家中取走了他的护照和带照片的身份证。

去年,乔决定与尤穆里(Rachida Youmouri)结婚,并拟把事务的法律授权重新分配给他的妻子,以此挑战之前所签下的POA的一种方式。

自从两人去年在市政厅结婚以来,乔坚信两人关系。他指妻子“是一位出色的女人,我知道她会照顾我的……我爱她。”

我不是掘金者

在法庭文件中,尤穆里承认这种关系就是她所谓的“互惠互利”。

“他希望有人照顾他直到他死。他说,如果我和他在一起并照顾他直到他死,那么我将在他的遗嘱中受益。”

但是,尤穆里告诉媒体,这并不意味着一切都与金钱有关。尤穆里表示,尽管年龄相差36岁,但她也非常关心乔。“我在那里是为了帮助他。因此,我一直希望提高乔的生活质量。” 

她在法庭文件中说,她的丈夫“抱怨了女儿乔伊(Joy)不能将他送入有护理设施的机构”,并说他“感到被抛弃并感到压力。”

(示意图,与新闻无关)

出生于摩洛哥的尤穆里(Youmouri)也驳斥了她与Overtveld结婚以获得加拿大护照的指控,她说:“我已经成为加拿大公民多年了,我不是掘金者。” 

保护父亲财产免受侵害

乔伊(Joy)和托德(Todd Overtveld)拒绝接受采访,他在致媒体的电子邮件中说:“我们一直在尽我们所能,尽力处理这些非常困难的情况。”

但乔的孩子们则不支持父亲的这种关系。他们于10月份提交的废止婚姻的申请,声称父亲“缺乏订立婚姻合同的精神能力”,并声称尤穆里(他们怀疑“可能不是加拿大公民”)“受经济利益驱动”。

这些孩子在法庭文件中声称,在父亲和尤穆里(Youmouri)结婚之前,他们就试图保护他免受“侵害他的金融掠夺者”的侵害,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将他的钱从他的银行帐户转移到了信托中的原因。现在支付他的日常开支和护理。

他们声称尤穆里(Youmouri)只是当时父亲提议与之结婚的少数几个女人中的一个,他们声称尤穆里既没有打电话给父亲,也没有在婚礼前定期拜访他。根据安装在父亲公寓外的监控摄像机拍摄的镜头,他们称“没有发现” 尤穆里,“直到她声称结婚前几天才来访”的证据。

乔(Overtveld)的律师Miriam Vale Peters称这项废除案“不寻常”,并认为孩子将很难获胜。

“我不怪孩子对所发生的事情不满意,但是这种不快乐并不意味着他们有能力或权利去改变父亲做出的决定。”

在安大略省,当某人结婚时,先前的遗嘱将被撤销,这意味着除非宣布婚姻无效,否则尤穆里会与乔的两个孩子分享财富。包括卑诗省在内的其它省份已经修订了他们的婚姻法,以允许即使签署了新的婚姻合同,已有的遗嘱也可以继续。  

目前,这起案件仍有待法院开庭审理。
 

( )




 
声明: 本网所刊登文章,原创版权归本网,未经本网许可,谢绝转载及镜像。



敬请关注温哥华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敬请关注环球中文网微信公众平台.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二维码即可获得最新,最权威的资讯
最新上传新闻       更多精彩内容>>>
最近24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48小时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周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
最近一月热点新闻排行       更多>>>